金合發台北-解散後的4000個日子而「鯨」安在哉?-中華職棒隊伍

線上百家樂

金合發台北

-解散後的4000個日子而「鯨」安在哉?-

中華職棒隊伍

。即時熱搜[

卑詩省

,

吳逸萍孫道存

],嘿,4000天了呢。不知道曾經在中華職棒「鯨」鴻一瞥的抹香鯨/殺人鯨,如今在另一個世界過得可好?(和信鯨的吉祥物是抹香鯨、中信鯨則是殺人鯨)身為棒球迷和死忠鯨迷,自從─2008年11月11日─這個日子以來,我心裡的某一個部分,就破了、碎了,永遠也修補不回來。還好後來找到MLB這個寄託,但對於中華職棒,儘管沒有完全放下,卻也無法重現昔日熱血。雖然城牆今年還是看了這麼不少場現場比賽(去年甚至更多),球場和以前比確實也熱鬧許多、氣氛在啦啦隊的賣力應援下變得很棒、軟硬體有所進步,但也更讓人遺憾:如今榮景,

包你發娛樂城googleplay

鯨隊來不及見證也來不及參與,就湮沒在歷史的塵埃。「只要活著,就有希望。」也是因為這句話,對於被解散球隊的球迷,很多時候都哀莫大於心死。畢竟都不再活著了,何來希望?那種支持的球隊化為烏有、一命嗚呼的感覺,千刀萬剮。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希望象迷或酸迷能顧慮鯨迷感受 那些嚷嚷著「輸球心好痛」的球迷,或許你們不會懂,經歷過摯愛球隊解散的那種痛,才是椎心刺骨的難受(解散和轉賣並不同,後者還有骨幹輪廓、大致的隊形與球員們都還在,前者則是面目全非)。4000天,這絕對是個可觀的數字,超過十年的同時,過幾天又是「忌日」了(11月11日)。這些年,中職變化甚鉅,

好玩娛樂城

連喊了好久的「第五隊」也都終於出現(或稱「回歸」?) 紅框處,看了不會生氣,

明星三缺一外掛2020

而是感到難過 而有些鯨迷,這幾年都完全不看中職了,說真的我完全能同理他們的感受,畢竟自己同樣是其中一份子。看球尋求的無非一個「歸屬感」,但鯨迷的歸屬感在多年前便戛然而止,四散的鯨魂也一一道別。這個4000天期間,後來改名叫做曾孟承的曾兆豪退休了。螃蟹左投沈鈺傑退休了、「老妖怪」高建三退休了。曾經對中信鯨單場三響砲的陳金鋒早已高掛球鞋。生涯首打席對中信鯨達威開轟的劉芙豪也在去年引退。生涯對鯨三圍.347/.456/.572的「恰恰」彭政閔前陣子剛打完球員生涯最後一場仗。「狹義」的鯨魂,剩下今年因傷只出賽9場的36歲倪福德(下個月滿37歲)。「廣義」的鯨魂…到底有誰還記得張志豪職棒選秀是由鯨隊選進的?(2007年第四輪,2008年在二軍出賽27場,4轟6盜,三圍.373/.427/.657,一度備受期待,然後中信鯨就解散了)再來複習一下吳健保的幹過的好事:來源:吳健保迷職棒簽賭 曾因輸錢恐嚇選手「知道你家人住哪」如果得以善終、安穩入土就算了,遺憾的是,

神機妙算539官網

因為中信集團重返中職,並且接手了球迷很多的人氣隊伍,常常三不五時就會被「鞭屍」。看在鯨迷眼裡,蠻悲哀蠻無奈蠻難過的。不過好像也不重要,畢竟鯨迷一直以來都是少數中的少數,人微言輕。但還是想趁4000天的這個時間點抒發一下。  這種留言還真不少,FB也時不時會看到唉 以前的鯨迷,根本沒有體會過明星賽先發名單滿滿自家球員的感覺。以前的鯨迷,知足常樂,擁有「輸球是正常,贏球是賺到」的傻勁。以前的鯨迷,

完美娛樂ptt

自稱「神鯨病」而樂此不疲,因為中信鯨球員是我們心中最軟的一塊,偏執程度常人難以理解。以前的鯨迷,絕對不會因為在總冠軍戰鎩羽而歸就崩潰或哀聲嘆氣,因為中信鯨根本進不了季後賽。說句比較不客氣的,

必出金娛樂體驗金

輸球就自嘲是「鯨迷」的中信兄弟球迷,你們才不懂以前鯨迷的心情。(當然酸迷也是有,會把中信鯨與中信兄弟相提並論的,不一定是兄弟自家球迷,但這兩者都有,給鯨迷帶來的傷害是同等巨大且嚴重的)鯨隊已經解散4000天,鯨魚已經不知道輪迴轉世到哪去了。時不時被提起、消費、自嘲,大可不必,請留給「鯨迷的鯨」一個安靜的空間,別再打擾牠了,好嗎?潮來潮去,緣起緣滅,那尾記憶中的鯨魚,來生再見。 相關文章:曾兆豪簡介文倪福德簡介文沈鈺傑簡介文高建三簡介文鯨迷眼中的彭政閔鯨魂的忌日、鯨迷的遺憾照片:PTT截圖、FB截圖、棒球維基截圖、個人手機截圖剪報:城牆收藏,投注站